871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871小说网 > 阴鸷太子的小人参精[穿书] > 第226章 第 226 章

第226章 第 226 章

萧晟昀深吸一口气:“小苓, 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?”

江苓茫然:“什么做什么?亲亲一下不行吗?可老板刚才亲的很投入啊。”

他们的距离太近了,萧晟昀能感受到青年清浅的呼吸洒在自己肌肤上,这一刻, 他多么想回应青年的热情, 拥抱他,述说爱意。

可是不行。

他时日无多, 怎么能自私的只顾自己的欢愉, 若他离开, 没有他的日子,青年该如何?

既然给不了永远,不如不开始。

萧晟昀忍住心中的无力,沉声道:“你是来做助理的,不要起不该起的心思。”

或许, 今日过后, 他和青年的关系会疏离起来吧, 这样也好,等他离世, 青年就不会因为他难过太久……

可为什么心那么痛?

他甚至来不及享受刚萌芽的感情, 就要将之掐灭。

为什么不能早一点遇见?

他是不是注定无法留住自己在意的人?

小时候是母亲,长大后是江苓。

不拥有就不会失去, 萧晟昀闭了闭眼, 心中下了某个决定。

“老板,你很难过吗?为什么?”

江苓疑惑的声音拉回他的思绪, 他看不见,只能想象青年现在的样子。

肯定很难过吧, 说不定眼眶已经红了, 自己从没对他说过重话, 刚刚的亲吻也是他主动的,也许他应该委婉一点,慢慢淡化两人的关系,而不是说出这么伤人的话。

他恨自己的无力。

沉浸在浓浓的负面情绪中,直到额头触碰到柔软。

“是哪里疼吗?这么脸色越来越难看了?”

到这个时候,青年依然在关心自己的身体,没有因为自己的话生气,萧晟昀垂下眼睫,不知作何回答。

要他再硬下心肠推开青年,他做不到,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,他有多么贪念这一瞬间的温暖。

“我……”

“老板讨厌我吗?”不等他说完,江苓开口,“讨厌刚才的事吗?”

若是讨厌的话,就难办了,这已经是最温和的办法了,江苓有些发愁。

萧晟昀张张嘴,说不出“讨厌”两个字。

他怎么可能讨厌?他再喜欢不过。

“如果不喜欢,我以后就不做了。”江苓语气低落,只能想想别的办法了。

萧晟昀脑海中刻画出青年强忍委屈的样子,心揪成一团,理智告诉他,他该掐断青年的念头,可感情上,他无论如何都无法说出口。

商场上运筹帷幄,到了青年面前,只剩手足无措。

“没有不喜欢。”好半晌,理智被感情打败,话出口,紧绷的身体跟着一松。

这是他唯一动心的人,他如何忍心伤他?

就算要扼杀江苓的念想,也该用温和的法子,而不是恶语伤人。

“刚才……我很抱歉,小苓,对不起,我不该那样说你。”

“没关系,是我不打招呼亲了你,以后我会先跟你说一声的。”不讨厌就好,看来这个法子还是能用的。

“很晚了,先睡吧,有什么事明天再说。”江苓扶着萧晟昀躺下来,熬夜伤身,萧晟昀现在的身体可经不起折腾。

这种情况下这么可能睡得着,萧晟昀心中苦笑,躺下后,他想了很多,他要给江苓留更多东西。

即使他不在了,这些东西也能代替他守护江苓,让他衣食无忧,一辈子不为钱财发愁。

以及这份感情,来的极不是时候的感情,他该如何处理?

想着想着,萧晟昀渐渐陷入沉睡。

第二日醒来,萧晟昀惊异发现,自己的状态似乎比昨天好了点,身体没那么沉重了,精力也恢复了一点。

但这种变化很微弱,萧晟昀只当是自己知道江苓心意的喜悦带来的,没太当一回事。

他已经想好了如果江苓今天继续昨晚的问题,他要如何应答,可他等了一天,江苓的表现都和以往一样,仿佛昨夜发生的事只是他的一个错觉。

但萧晟昀很清楚,那不是他做的一个梦,那样清晰的触感,唇舌相接时心跳的鼓动,都不可能只是一个梦,也不是他的臆想,而是真正发生过的。

或许是青年被自己伤到了,压下了自己的心思,这样也好,松了口气的同时,萧晟昀心中升起淡淡的哀伤。

日子一天天过去,萧晟昀开始加紧处理集团的事,他再次找来长期合作的律师,一并来的,还有张特助。

张特助在萧晟昀的吩咐下重新拟了一份遗嘱,平静表情下,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,这才多久,萧总就将江助理设为遗产第一继承人,这些天里,究竟发生了什么?

张特助和明晟集团骨干频繁出入庄园,这些人都是萧晟昀信任的属下,萧晟昀眼睛不便,不管处理什么事,他都带着江苓,渐渐的,江苓和这些人熟悉起来。

集团来人知晓了遗嘱的事,他们在面对江苓时,表现的再平常,也难免会泄露出一丝真实情绪,江苓本就对人的情绪感知非常敏锐,轻易便感知到了。

不过他没太当一回事,对他来说,除了萧晟昀,其他人怎么想和他都没关系。

萧晟昀的布置没瞒着人,他会安排好一切,不让江苓受到不该受的打扰,没多久,明晟集团上层与萧家人就察觉到了他的动静。

“这位助理当真了不得,才多久,就让六爷为他做了这么多事。”

探听到消息的众人心情各异,最为不甘的,非萧允晗莫属。

他早将明晟集团当做自己的囊中物,如今一个不知什么来历的人想要分一杯羹,还极有可能是最大的一杯,他怎能忍受?

他没自己出手,萧家没脑子的人太多,只要他暗中挑拨一二,有的是人为他打头阵。

外界纷扰影响不到江苓,他最近在学厨艺,为的是能悄无声息将自己的须须煮成汤喂给萧晟昀。

还有亲亲。

距离那天已经过去半个月了,说不定可以再试探一下。

明明感觉就很好,为什么要抗拒呢?

江苓舔舔唇,回味一番。

当时虽然被吻的快要呼吸不上来,但整体感觉江苓还是很喜欢的。

晚上,江苓跪坐在床上,将给萧晟昀读完的报表放到床头柜上,问:“老板,今天可以亲亲吗?”

冷不丁听到这么一句,萧晟昀心头重重一跳。

这么些天下来,他以为江苓都放弃了。

“如果老板答应,我明天给你煮大骨头汤喝,我专门和林伯学的,他还夸了我的手艺。”

“这几天你泡在厨房

,就是在学习这些?”萧晟昀睡觉的时间越来越长,江苓每次去厨房,都是在萧晟昀睡着后,他知道这件事,还是问了徐伯。

“嗯嗯,老板现在能吃的东西有限,我想给老板做点吃的。”

如果不是将一个人放在心上,如何能做到这般?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